Uber新CEO落定 持续动荡何时终?

2017年09月01日 14:3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清清   

  “Uber现在已经无需一个‘四方征战’的CEO了,它已经成为了共享出行的全球第一,当前更需要的是一个‘守土有责’的CEO。”围绕Uber近来的高层动荡,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是Uber创始人与资本层之间的隔阂所在。”

  Uber高层变动终于迎来结局,但这是否是Uber内部动荡的句号,还是未知数。

  8月30日,据外媒报道,Uber董事会近日选定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为Uber新任CEO。此前达拉·科斯罗萨西接受采访时,公开承认他计划接受Uber董事会的邀请,出任Uber的新一任CEO,不过合同中的一些具体细节还没有敲定。

  而就在29日晚间,Uber董事会向员工发送的一封内部信宣布,正式任命达拉·科斯罗萨西为Uber的新一任CEO,并表示科斯罗萨西是领导Uber走向未来的最合适的人选。信件内容称,达拉·科斯罗萨西将在8月30日正式加入Uber。

  “Uber是一家在全球范围内重新定义交通行业的公司;能成为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很吸引人,也是一种真正的荣耀。这项工作有困难、复杂和富有挑战吗?绝对是的,但这也是让它变得有趣的原因。”达拉·科斯罗萨西表示,“我不是来搭顺风车的。我要承担起责任,组建一个团队,做一些让人们回头看时感到满意的事情。”

  高层持续动荡

  从6月20日到8月30日,Uber维持了71天“群龙无首”的日子。

  6月20日,Uber创始人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式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前Uber前工程师Susan Fowler在其个人博客上,曝光了在Uber工作期间自己所遭遇的性骚扰及其他性别歧视经历,将Uber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此后美国前总检察长Eric Holder对Uber进行一系列内部调查,得出公司内部问责机制不够完善,迫于投资者压力,卡兰尼克宣布辞职。

  然而卡兰尼克辞职之后,Uber内部并未消停,并在两个月内爆发了一连串丑闻。近日,Uber公司早期投资者、大股东Benchmark Capital与创始人卡兰尼克的矛盾已经公开化,前者把卡兰尼克告上了法庭,认为卡兰尼克在收购货车自动无人驾驶公司Otto时存在对董事会隐瞒关键交易信息的行为。

  目前,Uber被媒体戏称为在“无人驾驶”状态下运行:公司没有CEO、COO、CFO、CMO、CTO,公司大型决策由董事会决定,日常事务由14人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负责。

  直到近日,Uber首席执行官一职的寻求终于行将落幕,科斯罗萨西击败了惠普公司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及通用电气前CEO杰弗里·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等知名候选人。其中,伊梅尔特落选源自Uber董事会成员对其运营Uber所需技术及战略能力的担心,且顾虑他将成为卡兰尼克支持者的代言人;惠特曼则因提出将卡兰尼克排除在公司之外等种种要求而最终落选——看起来,科斯罗萨西的当选更像是“卡兰尼克派”与“反卡兰尼克派”之间的妥协结果。

  “Uber现在已经无需一个‘四方征战’的CEO了,它已经成为了共享出行的全球第一,当前更需要的是一个‘守土有责’的CEO。”围绕Uber近来的高层动荡,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是Uber创始人与资本层之间的隔阂所在。”

  Uber的挑战

  或许Uber在行业内已经到了“高处不胜寒”的状态,但Uber新任CEO科斯罗萨西依旧面临空前挑战。

  “作为个人,还是很欣赏卡兰尼克,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回来,当然也希望他回来的时候能够成为一个更成熟也更强大的领导者。”在谈及卡兰尼克辞职之事时,一位Uber内部产品人员感慨道。

  这也就意味着,在前任卡兰尼克强势的精神领袖阴影下,如何笼络员工得以归顺,将成为科斯罗萨西的首个挑战。“毕竟在几个月内,Uber经历了长时间的混乱、高管频频离职及董事会内斗等纠纷。”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科斯罗萨西赴任Uber之后,道路依旧坎坷。”

  而这样的混乱也为Uber的融资形成了隐性的困难。资料显示,尽管Uber公司第二季度营收为17.5亿美元,但亏损依然高达6.45亿美元。有消息称,Uber正在寻求从包括软银集团、中国滴滴出行以及美国投资公司Dragoneer和General Atlantic方面的投资,融资规模可能在120亿美元左右。但这些金主们目前最大的顾虑是Uber董事会的内斗。

  除去内忧之外,从外部来看,Uber也不消停。近日,Uber表示,公司正在配合美国司法部的一次初步调查,调查起因或为涉嫌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尽管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当局此次调查涉及Uber业务所在的哪些国家,但该次调查或将令当前内部混乱的Uber雪上加霜。

  不过,从目前状况来看,科斯罗萨西上任的首要工作还是找到关键职位的负责人,重新组织Uber核心团队。然而暂停长达数月的Uber能否回归今年以前的增速,还有待时间的证明。

(责任编辑:郭跃)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