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滚针撂倒汽车业? 舍弗勒“断货危机”敲响警钟

2017年09月20日 08:40   来源:经济观察网   

  9月18日,一封署名为“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的“紧急求助函”惊动了整个汽车界。然而真相却并非那么简单。核心当事者舍弗勒是总部在德国的全球知名的汽车行业一级供应商,在2017年全球汽车零部件配套供应商百强榜中排名第19名,进入中国发展也有20多年。如此一家大型国际企业,却长期启用在环保方面具有污点的供应商,且没有开发备选供应商,这无疑触犯了行业大忌。当环保风暴刮进汽车业,舍弗勒的“断货危机”成为其中一个缩影,而此次事件无疑对于中国整个汽车产业都再一次敲响了警钟。

  一根小小的轴承滚针,会引发一场汽车行业的大灾变?甚将至导致中国汽车也减产300万辆、损失3000亿元?日前,一家零部件企业发出的一封“紧急求助函”,预言了一场汽车业的“蝴蝶效应”,也将中国汽车业的零部件产业链推到了不堪一击的“脆弱”境地。

  9月18日,一封署名为“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的“紧急求助函”惊动了整个汽车界。该函件使用“十万火急”的口吻爆出一个大事件——该公司目前唯一的滚针原材料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厂”由于环保方面的原因,被当地有关部门自2017年9月10日起实施“断电停产、拆除相关设备”,从而使其总成产品面临断货风险。

  该函件中称:“通过对相关客户的排查,发现滚针的断货将导致49家汽车整车厂的200多个车型从9月19日开始陆续全面停产。其中在浦东生产的上汽通用凯迪拉克和别克品牌的几个车型将会首当其冲,如凯迪拉克ATS、XT5和CT6以及别克新君威、新君越、新GL8等。此外上汽荣威的RX5也将面临停产。”

  除了被重点提及的“上汽系”,舍弗勒还指出其客户遍及中国所有的汽车生产厂商,如上汽通用、上汽大众、上汽集团、一汽-大众、长安福特、长安汽车、长城汽车、吉利汽车、北京奔驰、华晨宝马等以及大量一、二级零部件供应商,如博世、大陆、上汽齿等。言下之意,中国绝大多数整车主机厂都将因此次事件而受到牵连。

  “由于舍弗勒在很多总成产品上享有专有技术并且独家供货,而如果切换新的供应商,至少需要3个月左右的技术质量认可和量产准备时间。期间滚针的供货缺口估计将会超过1500吨。理论上这将造成中国汽车产量300多万辆的减产,相当于三千亿元人民币的产值损失,局势十万火急。”上述函件中称。“减产300多万辆、损失三千亿元”,如此惊人的数字一经爆出,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引爆了舆论。

  求助函上有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的亲笔签名,并留下了手机号码。但经济观察网记者随后多次拨打电话都无人接听,发给该号码的短信也至今未得到回复。

  作为被该函件重点强调受到影响的车企,上汽通用方面第一时间回应经济观察网称:“此事属实,但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及别克车型所需的配件都有充分的生产准备计划,不会受到此事影响。据悉,由于舍弗勒已经提前知会了供货风险的存在,所以企业已经在上周采取了应对措施,企业有备用方案,不用担心。”长安汽车公关部的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我们有预案,不会受影响,谢谢关心。”

  根据求助函所称,舍弗勒曾考虑找替换供应商,但是如上述函件中所表示的,“如果出现质量问题可能导致自动变速箱爆裂等安全隐患,而且没有哪家整车厂会允许我们使用未经技术认可和质量体系认证的供应商,按照产品召回法,即便有人迫不得已用了,也必须马上召回。”

  对此,来自上汽相关变速器工厂的负责人在证实此消息的同时认为:“滚针是标准件,界龙的产品并不拥有不可替代的技术先进性。”但该人士也表示:“关键问题在于每个零部件都需要按照上汽的质量标准体系,经过耐久试验等相关程序,所以替代者并不是很快就能够找到。”该人士透露,整车厂一般能够保持1.5-2个月的整车库存,目前是没有受到影响的。

  正是因为更换滚针供应商切换需要一定的产品测试期,所以舍弗勒在求助函中希望相关部门能宽裕出3个月的切换时间。“舍弗勒集团恳请有关部门在不违反相关环保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允许界龙继续为其提供3个月的冷拔钢丝服务,保证供应商切换所必须的准备时间。”

  但业界对于如此“重大”事件的反应莫衷一是,虽然多数媒体纷纷跟进发布“预警”,但在多位整车企业人士看来事情却没这么“惊悚”。

  “任何一家大型车企的关键零部件供应商都不可能锁死一家,不可能没有备用配套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内车企内部人士表示。舍弗勒以求助函的形式主动向媒体曝料,有其不得已的难处,但其中不免夸张之处,造成了一家零部件厂停产、整个中国的汽车工厂就要停转了的业界恐慌气氛。特别是其中披露了包括凯迪拉克和荣威车型受到影响的具体产品信息,上汽通用是上海汽车产业的支柱,舍弗勒本意希望借此对上海浦东新区环保部门施压,但这显然对上汽通用的正常运营带来了干扰,尤其凯迪拉克、别克、荣威所涉产品分别是上汽通用热销豪车车型、合资主力产品以及自主品牌主推SUV车型。这则消息或多或少会让消费者或者相关投资者对上汽通用的产品供应有所担忧。这不得不让车企有种对方捆绑炒作,却让自己“躺枪”的不悦感。

  鉴于此事件带来的舆论效应太过巨大,到9月18日夜间,舍弗勒于其官方微信中紧急声明: 9月11日收到界龙公司停产通知后,为了避免对客户造成损失,舍弗勒在第一时间和客户、政府、供应商等多方进行了接洽沟通,现已调动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目前对主机厂整车生产影响可控。

  从“失控”到“可控”,不过只有短短的几小时。这份声明被认为是舍弗勒对其第一次发函的补救措施,目的是为了消除对其客户的恐慌影响。然而,如果不考虑舍弗勒在供应商风险把控方面的因素,单是事件的起因环保问题来看,其也难以脱开干系。

  经济观察网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得知,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17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是金属拉丝,从事货物与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其背后股东显示包括界龙集团有限公司,其占比10%。

  但是该公司屡次出现环保问题,此次受到处罚并非首次。记者发现,在上海浦东新区环境保护和市容卫生管理局2017年8月31日发布的区级重点监管企业名单中,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出现在“废水排放”监管企业名单中,而该名单中还有上汽通用、上海日立电器有限公司、巴斯夫新材料有限公司等数百家企业。实际上,早从2009年起,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就已经是被重点监管的企业,2013年6月,其曾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受到环保部门的罚款处罚。

  而事件的核心当事者舍弗勒是总部在德国的全球知名的汽车行业一级供应商,在2017年全球汽车零部件配套供应商百强榜中排名第19名,2016年配套营业收入达到108亿美元,其进入中国发展也有20多年,年销售总额达到180亿元,员工数量在12000人。

  如此一家大型国际企业却长期启用在环保方面具有污点的供应商,且没有开发备选供应商,这无疑触犯了行业大忌。当环保风暴刮进汽车业,舍弗勒的“断货危机”成为其中一个缩影,而此次事件无疑对于中国整个汽车产业都再一次敲响了警钟。(记者 高飞昌 刘晓林)

    原标题:小滚针撂倒汽车业,200多个车型将停产? 舍弗勒“断货危机”的真相是……

(责任编辑:郭涛)

27.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