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北汽大自主光环:主帅出走掏空北汽?昌河整合失利?

2018年04月02日 07:43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消失的北汽大自主光环:主帅出走掏空北汽?昌河整合失利?威旺剥离之后呢?

  编者:就在几年前,强势发展北汽在自主板块进行了大扩张,收购昌河,合资建立北汽幻速,自身的北京牌、绅宝牌产品不断,凭借自主板块的强势发展,在那一两年时间中,北汽与长安在第四的位置上胶着的争斗,然而神话没有持续多久,从2016年开始,北汽的自主板块陷入了发展困境,至今都没有走出来……在国内汽车业新旧技术和新旧势力空前交锋的动荡局势下,站在十字路口的北汽如何迈出下一步已成为无法避免的话题。

    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股份”,1958.HK)日前发布公告称,拟将威旺业务与相关资产,出售给控股股东北汽集团及其附属公司。这意味着,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在2017年12月宣布的针对威旺和昌河的业务重组将在资本层面落地。按照计划,原属北汽股份旗下的北汽威旺品牌业已正式并入昌河汽车,作为昌河汽车新能源汽车品牌,原有微车业务也随之并入昌河汽车。

  威旺的拆分和迁移,除了作为北汽集团在新能源板块上排兵布阵的一部分之外,在资产层面另有含义。北汽股份相关人士表示,将威旺资产剥离上市公司,旨在提升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2017年,北汽股份(上市公司“北京汽车”)旗下三个燃油车自主品牌绅宝、北京、威旺系列皆出现下滑,整体毛利润亏损26.8亿元。其中,威旺销量下滑52%,剥离定位较低的微车品牌威旺,成为改善上市车企财务表现的第一选择。

  虽然业界普遍认同北汽蕴藏着巨大的变革因子,但过去两个月内,北汽最受关注的新闻并非来自业务板块,而是高层的出走,先是李峰、然后是蔡建军,北汽股份前管理和销售一把手相继跳槽至资本造车大鳄宝能旗下,徐和谊频繁轮岗的用人制度也因此受到质疑。在国内汽车业新旧技术和新旧势力空前交锋的动荡局势下,站在十字路口的北汽如何迈出下一步已成为无法避免的话题。

  自主板块再遇挑战

  李峰的出走被认为毫无悬念,只是最先出现的版本是去蔚来资本,就在业界认为李峰就此告别汽车制造业时,今年2月份新消息传来:原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加盟宝能,出任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兼观致汽车CEO。紧随李峰其后,时任百度副总裁邬学斌也宣布转投宝能,担任宝能汽车研发一把手,邬学斌在跳槽至百度前,是北汽股份研究院院长、北汽股份副总裁,与李峰曾是搭档。

  一个月后,北汽股份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蔡建军也追随李峰,辞去北汽职务,转战宝能。过去两年中,李峰和蔡建军是主管北汽股份自主品牌实际业务上的两大主帅,两位同时离开,对北汽的自主业务稳定性无疑是一大挑战。而有消息称,紧随蔡建军,北汽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陈思英的辞职报告也已经在走流程了,而其下一站也有可能是宝能,陈思英也是由北汽一手培养的销售主管。

  北汽在成为宝能造车“黄埔军校”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自身人才的流失。业内将这一流失归于两大原因,首先是北汽的高层变动过于频繁,其次是其自主品牌的持续低迷。

  自2017年初被调离北汽股份公司总裁一职,转任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一职后,李峰的离开就被认为是迟早的事。2013年,北汽自主品牌首款中高级轿车绅宝正式上市之时,李峰告别如日中天的北京现代,被调任至北汽旗下自主板块——北汽股份任总裁,此后三年间,北汽股份每次重要产品上市、重大战略部署和负面新闻出现时,李峰都以负责人的角色出现,虽然北汽自主品牌持续低迷的表现,并没有让这份工作给李峰带来太多成就感。2017年被彻底调离整车企业管理和汽车市场销售管理业务,让李峰断了对北汽的留恋。

  李峰的出走和邬学斌当年的离开一样,2013年、2016年和2017年,北汽连续进行了三次大规模人事调整,对外解释为国企的三年轮岗制所需,但外界发现,这种轮岗呈现出将整车公司管理层和销售业务高层调离实际业务,转而从事研发、服务、零部件等岗位工作的趋势,这种对企业一把手从实到虚的调整,外界习惯于将其称为“架空”。

  虽然没被架空,但同样没能在北汽自主品牌上收获成就感的还有蔡建军,虽然身披“营销干将”的光环加盟北汽,并“上山下乡”来拓展渠道。但其设定的年销50万辆的目标至今仍遥遥无期。2017年,北汽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为23.6万辆,同比下滑48.4%。

  对于艰难的北汽自主品牌业务而言,管理者的出走使其前景更添不确定性。北京汽车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2017年,自主品牌中,绅宝系列销量为8.6万辆,同比下降57.2%;北京系列销量为4万辆,同比增长45.3%;威旺系列销量为8.6万辆、同比減少52%,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2.3万辆,同比減少52%。2017年,北京汽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2.52亿元,同比大跌64.62%。

  调整已经势在必行。现有的三大品牌系列中,绅宝定位高端,北京牌越野车走差异化市场,只有威旺以微车为主,对上市公司难有贡献。事实上,早在2014年10月,威旺并入昌河的想法就曾经被提出来,但因为未知原因并没有立即实行,把幻速和昌河合并也曾是备选方案,同样没有成行。

  2017年年底,徐和谊亲自在旗下昌河汽车的生产基地景德镇宣布,北汽威旺品牌正式并入昌河汽车,并作为昌河汽车新能源汽车品牌,原有微车业务同时并入昌河汽车。同时,由于昌河汽车由北汽集团三级单位上升到二级单位,原北汽集团整车事业本部也将就此解散。

  2018年3月23日,北京汽车在公告中称,为了优化业务结构、资产配置,以及提高盈利能力,拟将威旺在集团内出售。北汽集团整车事业本部作为北汽集团二级业务单位,成立初期的定位是负责对除了北汽股份以外的昌河汽车、北汽越野车分公司、北汽(镇江)汽车公司、北汽制造、北汽银翔等企业实施管理。但随着北汽业务的不断整合,整车事业部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对于将威旺和昌河两个都不景气的整车平台合并,能带来多大的协同效应,业界仍持保留态度。

  全面转型电动化和智能化?

  除了对威旺的调整,北汽旗下更多战略计划都处在悬而未决的状态。作为整个北汽集团以及徐和谊本人最迫切达成的愿望,北汽形成旗下四家内地上市公司——北汽集团、北汽新能源、零部件平台海纳川、北汽福田的目标目前仍存在较大变数。

  2017年10月,北京汽车发布公告,称开始筹备A股发行上市计划。但对于如何解决和已经在A股上市的福田汽车的同业竞争关系,目前仍未有新的进展,而随着宝沃在新能源业务上的推进,这一矛盾将更加突出。

  被外界认为最容易达成的其零部件平台海纳川的整体上市也至今仍尚未迈出下一步,今年初开始,作为海纳川上市载体的渤海活塞(600960.SH)持续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业界普遍预期,继两年前海纳川将部分资产注入渤海活塞后,此次海纳川此次有望实现整体上市。但董秘回复以及最新公告显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的是海外收购业务。

  目前有望最快达成的是北汽新能源的IPO,按照今年年初与ST前锋达成的资产置换和股权重组方案,北汽新能源最快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上市。按照该方案,北汽新能源将作价288.5亿元注入上市公司ST前锋,成为国内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新能源车企。

  虽然传统业务的融资计划推进缓慢,但与北汽新能源的快速IPO一样,北汽在新能源和智能化上的投资让业界颇为侧目,截至2017年年底,北汽已经与百度达成深度战略合作,深入链接百度的Apollo计划和DuerOS产品平台。按照双方计划,将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与北汽集团车辆平台为基础,借助百度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于2019年前后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车辆量产,2021年前后实现L4级别自动驾驶车辆量产。证券分析机构认为,如果该时间表能够如期达成,北汽有望在智能汽车上获得先发优势。同时,北京汽车也与科大讯飞战略合作,并将科大讯飞的车载系统和智能化配置到了现有绅宝量产车型中。

  徐和谊在去年提出了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2020年在北京市停止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的销售,到2025年在中国境内全面停止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业界分析认为,以北汽自主业务为主,整个北汽集团已经在为向全面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转型做准备。这种准备除了在智能互联领域的投资,还包括划转威旺等资产和业务层面的整合等。北汽位于顺义的一块基地在日前出售给了北京奔驰,用于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新布局。有消息称,北汽威旺的黄骅基地和北汽镇江工厂也已并入北汽新能源旗下。(记者 刘晓林)

(责任编辑:王跃跃)

项兴初.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