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废车非法拆解乱象调查:仅两成注销车辆正规拆解

2018年04月19日 07:3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骆一帆   

  随着金属被挤压所发出的刺耳声,报废车辆在拆解厂中被几台大型机械臂瞬间挤压成一个个“废铁方块”,这或许是很多人想象中的汽车报废场景,不过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日前,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利益驱使下,不少报废车辆被非法拆解,部分零部件在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渠道再次流回市场销售。

  “拍几张你车的照片发我,我大体给你估个价。”在一次暗访中,一位从事报废车回收的经营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报废车再销售的价值一般不太高,但肯定比直接报废当废铁卖强。

  上述情况在报废市场中并非个案。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报废车分会秘书长张莹表示,根据2015~2017年的数据,进入正规拆解厂的报废车辆仅占注销车辆的20%~25%,大部分报废车辆被非法拆解,甚至被当作二手车销售。

  事实上,对此类现象,目前《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是明令禁止的,但最终的执行效果并不理想。据悉,新版《办法》即将出台。在张莹看来,调整后的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有效解决报废车非法拆解等问题。

  报废车商的生意经

  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报废车回收”后,有不少回收网点的信息被检索出来,这些回收网点大多未填写具体地址,有的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只留一个联系电话。

  记者以有车辆要报废的名义随机拨打了一家回收网点的联系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称是该网点负责人,他在询问了记者所要报废车辆的具体信息后表示,可以几千到上万元不等的价格回收车辆,具体价格需对车辆进行现场评估后确定。

  “价格不可能给太高,不然我们赚什么?”上述回收网点的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虽然价格不高,但比直接报废强,如正规报废,车价也就只能按废铁来算,目前这类废铁的市场价是每吨350元,相比之下,以几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卖给回收网点,对车主来说相对更划算。

  而对所收车辆确实已无法使用,回收网点如何获利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这类回收的报废车,他们会选取还能使用的零件进行出售,以赚取利润。而在报废车辆的零件中,五大总成(发动机总成、方向机总成、变速器总成、前后桥、车架)是利润相对较大的部分。

  但现行《办法》明确规定,拆解的“五大总成”应当作为废金属,交售给钢铁企业作为冶炼原料;拆解的其他零配件能够继续使用的,可以出售,但必须标明“报废汽车回用件”。《办法》还禁止报废汽车整车、五大总成和拼装车进入市场交易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交易。

  北京一家正规车辆报废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车辆正规报废就是拆解成废铁,基本不会有零件再回收利用;车辆报废后会给车主开具相关报废证明,凭借报废证明车主可以将牌照“转移”至新购买的车上。

  而上述回收网点因为不具备资质无法开具正规报废证明,不过,他们却能通过其他办法来解决车主的牌照转移等问题。“我们能给你办一个车辆外迁,三天后你原来的车牌就能空出来,届时就可以再给新车上牌了。”一家个人报废车回收网点的从业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张莹告诉记者,在一些非限购城市,由于车牌并不紧张,所以这类不具资质的报废车回收网点会以回收二手车形式来解决车牌转移问题。

  千亿市场待挖掘

  对于车辆报废,我国并非没有相关配套政策。2001年6月,国务院正式通过并实施《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目前该政策仍在使用当中。然而,随着我国汽车市场快速发展,现行办法已不能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

  2016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工交商事法制司发布了《国务院关于修改〈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随后,商务部也多次提出要积极推动并配合国务院法制办开展《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修订工作。

  对此,张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尽管目前还没有新管理办法实施的具体时间表,但应该很快会落地。

  而在上述征求意见稿中,报废车辆零件回收再利用领域将进一步放开,“五大总成”除作为废铁报废外,符合一定条件的,也可按照国务院报废汽车回收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循环经济发展综合管理部门制定的有关规定交售给零部件再制造企业。这意味着,未来有资质的报废拆解企业将有权通过五大总成回收再销售方式,获取更多利润。

  “新办法对车辆报废行业的盈利模式、市场管理规范都做了一些调整。”张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政策就是支持正规企业通过合法运营盈利,进而压缩无资质企业的生存空间,所以新办法实施后,报废车非法拆解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

  有机构预计,2018年,我国废旧汽车报废量将突破700万辆。2019年有望超过1300万辆,增速将保持在10%以上。随着新政策即将落地,汽车报废市场将走向精细化拆解、合理化循环的路线。预计到2020年,我国报废汽车市场空间有望超过1000亿元。

(责任编辑:姜智文)

5.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