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朝晖:"欲望"十倍于销量 新能源汽车小心产能过剩

2018年06月05日 10:33   来源:北京商报 蓝朝晖   

  新造车势力纷纷进入量产交付期。5月29日,小鹏汽车在广州总部举行仪式,交付百辆挂牌小鹏汽车;5月31日,蔚来汽车也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在大量新能源汽车量产交付的背后,产能过剩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资本大量涌入,新能源汽车产业产能过剩的风险正在不断累积,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加以应对,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去补贴”后将面临严重的泡沫危机。

  产能过剩苗头

  近年来,伴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力扶持,各路资本潮水般地涌向新能源汽车领域,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造车运动”。

  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连续三年产销量全球第一,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总量超过180万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新能源汽车全年累计销售77.7万辆 ,同比增长53.3%。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表示,2018年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将产生40%-50%的增速,全年新能源车销量或将超过100万辆。鉴于市场中的低端汽车与消费者需求存在一定差距,新能源汽车行业已出现产能过剩现象。

  2017年4月,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联合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国内新能源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已经相当严重。2015年至2017年6月底,国内已经落地的新能源整车项目超过了200个,相关投资金额高达10000亿元以上,各类车企已经公开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规划超过2000万辆,是《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设定目标的10倍。按照规划,这些项目大多将在2020年之前建成投产。

  2018年5月,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副巡视员李占川透露,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预计到2020年将全部退出。对此,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资深专家黄永和认为,2020年补贴取消之后,其他的政策如果不能跟上,企业的车型卖不出去,就有可能出现实质性的产能过剩。

  不过,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新能源车是存在表面产能过剩的问题,只是规划的产能过剩,实际不一定都投产。“绝大部分新能源的造车新势力都很难生存过5年。”崔东树说。

  供应链过热

  事实上,产能过剩问题已经让部分新能源供应链企业陷入了麻烦。近日,新能源企业银隆新能源各大园区电池订单减少、工厂停产的消息持续发酵。5月30日,还有媒体报道称银隆新能源投入150亿元建设的洛阳工业园区进展缓慢。

  2016年,在获得董明珠等人投资的30亿资金后,银隆新能源开启了快速扩张的进程。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银隆新能源在兰州、天津、攀枝花、珠海等7地签下了投资规模高达800亿元的新能源产业项目。而加上这些新规划的项目,银隆新能源在全国布局的产业园区高达11个。

  快速扩张导致成本大增,银隆新能源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称,由于目前多个产业园同时在建,并且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资金未到账,银隆新能源2017年确实入不敷出,资金差额在40亿元左右。

  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0%以上。从2014年到2016年,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年均增长率分别高达368%、324%和78.6%,2016年动力电池领域的投资金额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在如此高增长的背后,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的问题已经显现。据测算,当前形成的产能若全部释放,会形成170GWh/年的巨大产能,大约是目前市场实际需求量的7倍多,可以满足年产500万辆的电动乘用车和50万辆电动大客车的总需求。按照相关规划,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总产能将达到285GWh,但同期动力电池需求量仅为97GWh。

  业内人士表示,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产能总体过剩的背景下,动力电池产业表现为结构性产能过剩,龙头企业的优质产能受到追捧,而中小厂商的落后产能得不到很好的消化,生存空间将不断受到挤压。在过剩产能出清的逼迫下,部分中小厂商可能转型低速车、小型储能等技术要求较低的领域,从而退出动力电池领域竞争。

  政策给造车降温

  尽管行业主管部门相关人士认为,“鲶鱼效应”有利于活跃市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资本的泛滥导致新能源汽车投资行为出现扭曲。受高额补贴诱惑,大量企业不按市场实际需求过量生产,有的企业甚至违规造假“骗补”,从而埋下产能过剩隐患,不少企业已经偏离了国家相关政策的初衷。

  国家相关部门已经注意到了新能源车产能过剩的苗头,政策开始转向,投机者的生存空间不断缩小。国家发布2017-2018年新能源车新的补贴政策,总体上比2016年减少20%。2018年5月,监管部门又撤销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车型1882款。

  越来越严格的政策已经让部分投机者在市场中难以为继。2016年9月,财政部对金龙汽车、深圳五洲龙等5家“骗补”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车企进行了处罚。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金龙汽车净利润降至0.38亿元,同比下降超七成;深圳五洲龙同期营业收入为486.22万元,亏损达5520.24万元。

  国家发改委近日又发布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明显提高了新造车企业的投资门槛。国家发改委针对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管理项目的法人和股东股权做出了明确规定,同时,针对设计研发企业、境外企业等其他市场主体为主要股东的,《征求意见稿》也提出了明确要求。

  在汽车分析师贾新光看来,《征求意见稿》中的相关规定等于给那些以“圈钱”为目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关闭了大门,只有踏实造车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才有望拿到生产资质。

  《征求意见稿》称,要严格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管理,防范盲目布点和低水平重复建设。特别规定,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含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纯电动汽车生产能力)投资项目所在省份应符合四方面的条件。

  崔东树表示:“从文件的编制思路看,这将推动各地发展新能源体系配套能力,尤其是调动地方政府推动新能源车的普及和环境建设。投资管理规定指标既避免了过度的重复建设损失,也避免了新能源泡沫的过度膨胀。”

(责任编辑:张羽)

图4:沃尔沃4S店内冷冷清清1.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