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的异想天开

2018年06月07日 07:00   来源:车壹条 皮卡丘   

  内部员工、10辆车交付,这显然不足以破除外界对蔚来的质疑,相反因为交付时间一推再推,这次小规模交付反而引发了更多质疑。在众多声音中,威马创始人沈晖的一席话也被认为是在『怼』蔚来,沈晖表示造车新势力的最大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交付给内部员工和熟人没有意义。

  对此,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觉得很委屈。

  近日,李斌接受了媒体采访,回应延迟交车质疑。李斌表示,与大多数车企以产定销不同,蔚来汽车采取的是预定制,很多媒体和消费者可能不了解这个概念。他无奈的表示:『我们本来就没有夸口承诺几月份要交多少辆车,作为蔚来的预订用户,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排位和交付时间』。

  对于李斌的无奈,壹姐也很无奈。暂且不说一个『来单制作』有多难理解,就算是媒体和消费者真的不了解蔚来的预定制,『说过不算』这么浅显易懂的事吃瓜群众总能看得明白吧。

  2018年2月,蔚来首次公布量产计划,称4月下旬完成首批交付;到了4月下旬北京车展上,这个时间推迟到了5月下旬;5月18日的一次活动上,蔚来又表示6月内交付550辆车,8月起完成产能爬坡,9月底完成首批1万辆创始版ES8交付。

  以上这些时间点均来自蔚来在各个场合透露的信息,并非媒体和消费者臆想。事实上,蔚来深知量产交付对于造车新势力的意义,所以没少拿『首家实现量产车上市造车新势力』的噱头做文章,如今一句没说过、没承诺过只怕要让吃瓜群众大叹『错付了真心』。

  其实媒体和消费者对蔚来的质疑,只不过是公众对于造车新势力『信任危机』的一个缩影。乐视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更多造车新势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现,而能上路的车仍然没看到几辆,公众变得愈发挑剔和谨慎是情理之中的事。

  政府亦如是。前不久,发改委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被认为是政府对新能源车市场的一剂降温猛药。

  从《规定》来看,造车新势力拿到资质的难度成倍增长,投机资本进入汽车业的机会也大大减少,这对尚无资质的蔚来来说,显然并不是个好消息;对于急于让蔚来在美上市的投资者们,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李斌对此颇为感慨,表示『惟愿两点』,一是希望国家政策更开放,将蔚来视为一个正式的整车品牌,不需要将公司和制造企业一并标注示人;二是蔚来能够直接获取碳排放积分和相应政策补贴。他以初生婴儿自比,喊话政策给予更大的宽松度,还强调即使资质难申请,也绝不去收购资质。

  这番表白颇有一点悲情英雄的味道,但正如其以婴儿自比一样,如此想法未免太天真。国家几经讨论的政策怎么可能为一个企业而改变,况且还是前途未知的民营企业,会哭并不代表就有奶吃,否则以贾布斯曾经在发布会上流的泪绝不该是如今的处境。

  这番委屈和表白既不能服众又不能感动决策者。相反,看够了PPT造车的闹剧,公众对于政府此时的降温政策叫好声居多,至于造车新势力们的艰难,那难道不是企业自己的问题么?

  

  创业公司艰难吗?艰难,但媒体和公众没有义务去理解创业公司,尤其是蔚来这样的明星创业公司。一轮又一轮的传播造势引发了多少关注,就要承担多少审视的目光,一边享受着创业明星的光环,一边抱怨媒体和消费者『外行』,这样的做法未免太幼稚了。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经得住多少诋毁就经得起多少赞美,广告词儿都明白的道理,李斌就别异想天开了。

  

(责任编辑:郭跃)

图4:沃尔沃4S店内冷冷清清1.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