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A缔造者、自嘲"修理工" 马尔乔内因病逝世

2018年07月26日 07:07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姜智文   

  本周三,FCA原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去世,享年66岁。他曾在2009年将克莱斯勒从破产的边缘解救出来,并与菲亚特联姻,创建一家全球盈利的汽车制造商。

  “有段时间,克莱斯勒已被转变为具有财务能力,但无工业能力的私募股权投资者,并在危机中陷入困境。最终,克莱斯勒在技术和产品方面都处于空白,所以我不得不从零开始。”马尔乔内说。

  汽车业产生的资本回报率很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汽车制造商都需要投入相同的高额研发费用和资本成本,开发相同的产品和技术。马尔乔内表示,“我认为,一种有效的补救措施是通过车企间的合并。”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综合外电报道 菲亚特克莱斯勒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在一份声明中称,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已经去世,享年66岁。马尔乔内自称“修理工”,他曾在2009年将克莱斯勒从破产的边缘解救出来,并与菲亚特联姻,创建一家全球盈利的汽车制造商。

马尔乔内与约翰·埃尔坎

  “不幸的是,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马尔乔内这位老朋友已经与世长辞。”阿涅利家族的实际掌权者,埃尔坎在周三发布的声明中说道。

  7月21日,马尔乔内在接受肩部手术之后,病情变得非常严重,这迫使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暂停他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并任命54岁的Jeep和Ram品牌负责人麦明恺作为继任者。

  在此之前,马尔乔内已经准备放弃职业生涯。他提前做好电报,计划在2019年4月公司发布2014-2018年的业务报告结束后退休,并不再担任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整合FCA

  马尔乔内的职业生涯充满传奇色彩,一位年轻的意大利移民来到加拿大上大学,并成为一名会计师。多年后,似乎在欧洲企业无容身之地的他,首先拯救了菲亚特集团,随后利用克莱斯勒在轻型卡车方面的优势,将两者合并为真正的全球汽车制造商。

  2004年6月,菲亚特处于死亡边缘,当时控股公司的阿涅利家族招纳马尔乔内来解决问题。同年,菲亚特在核心汽车业务上亏损约25亿美元,许多分析师预计它将退出汽车行业。

马尔乔内

  获得菲亚特的控制权后,马尔乔内与通用汽车就过去菲亚特的合同义务达成20亿美元的协议。他关闭了效率低下的工厂并重组债务。同时,专注于扩展菲亚特产品线,投资100亿欧元,在四年内开发20款新车型,这一转变使菲亚特十年后成为现金充裕的企业。

  2009年,马尔乔内领导菲亚特收购了克莱斯勒20%的股份、UAW养老金信托拥有55%的股份,以及美国和加拿大政府控制的少数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马尔乔内控制这个底特律汽车制造商,政府的扶持使克莱斯勒获得66亿美元的高息融资,迅速摆脱破产。而马尔乔内为克莱斯勒盈利制定的战略是,投资新产品,并与菲亚特共享产品技术,发动机和工厂。

  “我发现的是……(克莱斯勒)这是一家由外国投资者经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公司,该公司已经把所有的商品都拿走了,”在2014年5月的布鲁金斯学会上,马尔乔内谈到早年的克莱斯勒时表示。“在2006-2007年,克莱斯勒已被转变为具有财务能力,但无工业能力的私募股权投资者,并在危机中陷入困境。最终,克莱斯勒在技术和产品方面都处于空白,所以我不得不从零开始。”

2014年马尔乔内与公司高管庆祝FCA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首次亮相

  2014年,菲亚特获得了克莱斯勒的全部所有权。但随着消费者偏好的改变,马尔乔内扩大产品并恢复菲亚特克莱斯勒利润的计划受阻。2009年和2010年,新型、小型节能汽车的前景,迫使马尔乔内再次在美国销售菲亚特的希望减弱。随着美国经济复苏,新车需求升至新高,皮卡、SUV和跨界车的销量开始上升。

  提出合并

  三年前,马尔乔内为全球业务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愿景,令汽车业感到惊讶。他认为,汽车行业产生的资本回报率很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汽车制造商都需要投入相同的高额研发费用和资本成本,开发相同的产品和技术。

  《纽约时报》称马尔乔内为“底特律的主要煽动者”和痴迷的“汽车卡桑德拉”(卡桑德拉:具有预言的能力,却不能改变未来发生的事)。因为他警告称,如果汽车制造商继续肆无忌惮地支出,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显而易见,汽车行业正在发生的大量资本浪费。” 马尔乔内的言论震惊了华尔街分析师,“我认为,一种有效的补救措施是通过车企间的合并。”

马尔乔内

  在呼吁行业整合时,马尔乔内甚至提议其他公司与FCA进行合并或收购。然而,他的两个主要国内竞争对手——福特汽车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彻底拒绝提议,促使他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FCA的内部,并让“自己的集团变得井然有序”。

  马尔乔内大胆预测,美国消费者需求已经永久性地从汽车转向轻型卡车。随后,他重新调整FCA的产品和制造组合以应对挑战,包括停产销量不佳的道奇Dart和克莱斯勒200轿车,为更多国产Jeep和Ram腾出生产空间。

  尽管马尔乔内经常因未能跟上行业趋势而遭受批评,但他更倾向于采用缓慢而廉价的方式与其他人合作,以满足电气化和自动驾驶的需求。例如,FCA与Waymo合作,为Pacifica混合动力小型货车带来早期自动驾驶。

  近期,FCA发布了五年计划,将投资105亿美元开发新的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然而,当马尔乔内准备放弃这个全球汽车制造商的控制权时,他仍然专注于两个目标:让FCA摆脱现金及账面上的债务;使用Jeep和阿尔法·罗密欧推动全球化盈利能力,达到或超过全球大型汽车制造商的水平。(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姜智文编译)

  相关阅读:

  马尔乔内因病辞职 麦明恺继任FCA CEO

(责任编辑:张羽)

传祺GS8.pn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