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朝晖:扭亏为盈 特斯拉的下一个槛在哪儿

2018年10月26日 14:30   来源:北京商报 蓝朝晖 濮振宇   

  特斯拉终于结束了持续8个季度的亏损。10月25日,三季度财报显示,本季度特斯拉历史性地实现了盈利。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扭亏为盈,标志着特斯拉在突破产能瓶颈方面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不过,特斯拉目前仍危机四伏,要想实现真正成熟、健康的发展,特斯拉仍需要迈过一系列“槛”,这些“槛”一些来自内部,另一些则来自外部。

  两年来首次盈利

  根据特斯拉三季度财报,特斯拉该季度营收为68.24亿美元,同比增长128.6%,GAAP(一般公认会计原则)净利润3.12亿美元,去年同期的这一数字为净亏损6.19亿美元,而非GAAP净利润达到了5.16亿美元。 

  此时,距离特斯拉上一次实现盈利,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在2016年三季度,特斯拉曾实现过一次盈利,不过当时的净利润是2200万美元,仅为此次的1/10。

  同时,特斯拉的资金状况也开始改善,自由现金流为8.81亿美元;截至9月底,特斯拉手中的现金与现金等价物价值为30亿美元,比上个季度增加了7.31亿美元。在财报中,特斯拉预计,与三季度的水平相比,四季度总运营支出应小幅增长。2018年全年,总资本支出预计将略低于25亿美元。下一季度,特斯拉仍将实现季度盈利与正现金流。

  业绩大幅提升的背后,是特斯拉近期产能的提升。官方数据显示,得益于Model 3稳步迅速的产量提升,特斯拉三季度的电动车总产量达到了80142辆,而交付量也达到了约8.35万辆。其中,三季度的交付量是上一个季度的一倍多。在交付的车型方面,Model 3最多,达到55840辆;其次是Model S的14470辆;Model X紧随其后,为13190辆。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Model 3产销量和规模逐渐扩大。三季度,特斯拉整体营业成本和运营成本下降,各项业务毛利率水平开始提升,尤其是汽车业务毛利率由二季度的18.9%大幅提升至25%,但是汽车业务成本同比大增151%,占营收比小幅提升至64.6%。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扭亏为盈对特斯拉意义重大,展现出特斯拉CEO马斯克之前提高Model 3产能的一系列努力有了成效。不过,无论是对自身发展还是对投资者而言,仅仅实现一次季度盈利仍然是不够的,特斯拉还需继续证明自身的盈利是可持续的。

  急切推动在华量产

  尽管三季度特斯拉极大地缓解了产能不足的问题,但目前Model 3仍仅能满足美国国内的需求,还未开始面向美国以外的消费者交付。

  面对今年年底向海外市场启动交付的需求,今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特斯拉相关负责人称,特斯拉上海工厂从建厂到生产需要2年左右,之后则需要2-3年达到预计产量目标。

  特斯拉显然不满足于此,正打算进一步提前Model 3的国产时间。在《2018年第三季度致股东函》中,特斯拉预计,今年年底前,公司将开始接受欧洲和中国的Model 3订单。同时,特斯拉将加快在中国生产的时间表,计划2019年开始把部分Model 3的生产转移到中国,而在中国所生产的车辆将只供应给中国消费者。

  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已经实质化落地。10月17日,特斯拉与上海市规划与国土资源管理局正式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特斯拉上海工厂以9.73亿元的成交价格获得864885平方米工业用地。此外,近日有消息称,为加快推动上海工厂的建设速度,特斯拉已经计划于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开始拜访供应商,希望找到具有给整车厂供货经验的本土供应商。

  “产能问题不是钱的问题,它是大的组织方面的问题,涉及到设备、供应商匹配等很多专业问题,特斯拉以前的(造车)经验就只局限在(美国)本土。”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特斯拉的产能问题多年以来一直在它的美国工厂都没能解决,在中国的生产也很难一蹴而就。小规模生产突然扩大以后,将碰到很多工程方面的问题。

  内外风险

  事实上,因为近期中国对美加征关税的影响,特斯拉的产品竞争力已经明显降低。7月6日起,我国正式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加征25%关税。随后,特斯拉在华车型应声而涨,Model S和Model X两款车型综合涨幅均在13.932万-25.662万元之间。今年8月,特斯拉在华销量仅为443辆,同比下滑七成。

  特斯拉在致股东书中坦承了自身尚存在的各类风险,包括“我们预计中国的汽车零部件采购关税将连续增长”,“Model S和Model X的毛利率在四季度可能略有下降”,“对于所有的三种车型,中国的汽车零部件采购关税在四季度将影响我们的毛利率,带来大致5000万美元的损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除了这道已经给特斯拉带来麻烦的关税“槛”,特斯拉仍需要在未来迈过另外两道“槛”,一道是特斯拉自身的公司治理难题,一道则是在华建厂的外部融资风险。

  今年9月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特斯拉和马斯克各罚款2000万美元以和解“私有化”欺诈指控,同时要求马斯克在45天内需辞去特斯拉董事长一职,三年内不得担任这一职务。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认为,SEC此番处罚,除了将打击投资者对特斯拉发展的信心外,还会对特斯拉产生较大的中长负面期影响。未来,马斯克在特斯拉的绝对领导地位存在被动摇的可能性。可能有一天,马斯克会被扫地出门。

  此外,特斯拉还面临一定的外部融资风险。今年8月,在特斯拉2018年二季度财报会议上,马斯克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造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将通过本地银行进行融资。9月7日,工商注册信息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已增至46.7亿元,特斯拉在华建厂的三成资金已经到位。

  钟师指出,特斯拉可以寻求中国当地的银行进行贷款,但是尚不知道谁可以为特斯拉做担保。在特斯拉上海工厂量产交付后,大量中国车企的电动车产品已经抢先上市,这些产品具有上市时间和本地化的优势,这会降低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Y的市场竞争力。如果将来特斯拉中国工厂的车型销售状况不佳,导致公司财务出现问题,特斯拉可能会面临债务风险。

(责任编辑:姜智文)

1.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