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绷的资金链:弱势下汽车产业上“剩者为王”

2018年11月19日 08:07   来源:经济观察报   

  在中国汽车市场这个大丛林中,“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正在快速而明显的显现作用。最先发挥作用的是市场上“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用脚投票和政策的收放开始让无法适应的企业逐渐式微,走向边缘化,以幻速、力帆、沃特玛等为极端案例,全产业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其中任何一个小过失都可能导致企业的覆灭。当自主品牌好不容易找到新能源汽车这个肥沃草地,远处的外资品牌已经虎视眈眈,它们以技术和品牌作为武器,毫不留情地发起了攻击,大量产品在今年“兵临城下”。

  不论是资金层面还是技术层面,又或者是产品服务方面,整个行业的变化趋势已经形成,大量的人才流向强势企业,产业链上的洗牌清晰可见。在这个过程中,新的商业模式成为他们竞争的有力武器。生存下来,已经成为丛林竞争的第一要点。今年,像“长安-比亚迪”这样,本土车企之间有了罕见的联盟化,而零部件经销商企业的“断臂求生”,甚至合资车企也开始到海外“觅食”。寻找下一个可以满足生存条件的丛林,成为所有人正在进行的改革。但在这个丛林里的生死相博中,能存活下来的一定是少数。

  作为典型的资金密集型企业,“钱”正成为汽车产业中最揪心的事情。28年以来的车市首次负增长使得汽车行业整体利润下滑,并产生骨牌效应,全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今年7月,北汽幻速的停工40天,让人们第一次注意到汽车企业中出现的资金压力。银行的抽贷几乎让整个企业面临崩盘的危机,好在地方政府出面,双方股东再度“输血”,北汽幻速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有惊无险。但随着下半年市场变糟,更多的企业开始出现资金链上的问题。

  作为重庆民营企业的明星,力帆汽车的亏损与日俱增,其不得不把搬迁厂房的收益算作是自己保命的资金。力帆控股在过去的两年内已先后质押股权20多次,同时也进行了15次的解除质押,质押所占股份总数也从9.95%一路飙升到最高点90%。除了力帆,众泰汽车、曙光股份等都进行了大量质押。统计数据显示,汽车行业质押率超过50%,是股权质押最多的行业之一。

  近期,以奇瑞汽车、长安汽车为代表的传统汽车制造企业纷纷加快混改速度。9月17日,奇瑞汽车宣布出让31.4%股权。二十余天后,福田汽车发布公告,挂牌出售旗下全资子公司宝沃汽车67%的股份。10月20日晚长安汽车也宣布,将为其全资子公司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拟引入不少于3家战略投资者,增资的股权比例不低于51%。“活下去”,俨然成为当前传统汽车企业的共识。而吸收引进新的管理者及资金,则不失为一项便捷的选择。

  传统汽车的日子捉襟见肘,不少企业希冀辗转新能源汽车市场,以提振自身业绩。殊不知,新能源汽车产业也加速进入第一轮淘汰赛。力帆汽车、江淮汽车、北京汽车都在转型之中,然而实际效果却并不见佳。汽车零部件企业京威股份押宝新能源汽车三年后,资金危机亦在今年上半年集中爆发,它最终以21.28亿元的价格出售了旗下三家优质子公司的股权“断臂求生”。

  而对于刚刚迈进汽车产业大门的新造车企业而言,这场扩日持久的马拉松赛也远比预料中的更加艰难,融资成了决定生死的第一关。从融资金额来看,目前威马、蔚来、奇点、小鹏四家新造车企业融资均超百亿级规模。据公开资料显示,威马汽车累计融资近200亿元,在蔚来公开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其累计融资169亿元,奇点汽车融资总额近170亿元,小鹏汽车累计融资超100亿元。另外,爱驰汽车已累计获得70亿元人民币融资,而车和家、拜腾汽车融资总额也均超过50亿元。开云汽车和零跑汽车分别完成Pre-A轮融资。云度新能源在宣布将启动首轮融资后目前仍未有新的进展。

  但是,“烧钱”的速度已经远远跟不上融资的速度。蔚来汽车的上市被认为是融资受阻,不得不上市求生存的唯一办法,而上市之后,其糟糕的财务也受到关注。蔚来汽车三季度财报显示,企业净亏损达28.1亿元,亏损幅度环比扩大56.6%。尽管六轮融资已获得超过169亿元的投资,却依然赶不上“烧钱”的速度。就像蔚来自己说的,200 亿元刚刚够造车的门槛。不仅是蔚来,其余的新造车企业,几乎都是如此,而在业内已有几家新造车企业融资困难,目前融资几乎停滞。

  在汽车产业链条上,资金压力更是严重。一直负债率高企、资金压力大的汽车经销商,在今年汽车市场连续多月的负增长的情况下,使其资金回流难度加大,脆弱的资金链出现极大压力。从今年5月至今,庞大集团已经两次集中出售旗下资产,涉及14家品牌4S店,交易金额总价超20亿元,庞大缺钱已非秘密。与此同时,另一汽车经销商集团广汇汽车也感受到了资金的压力。近期,广汇集团刚刚接受了恒大近145亿元的入股,后者由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庞大和广汇在资金方面已经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其他小的经销商集团的压力会有多大,可想而知。一位来自中国流通协会的专家表示,国内相当一部分的汽车经销商的资产负债率非常高,目前在70%以下的负债率已经相对较低,而许多经销商都达到了80%甚至90%,已经逼近资不抵债的地步。今年上半年,汽车经销商退网、跑路、倒闭的消息也不绝于耳,从自主品牌到合资品牌,再到某些豪华品牌,已经呈现出扩大的趋势。

  在汽车零部件上,电池行业首当其冲。由于目前整车企业拖欠动力电池企业货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财务压力较大的动力电池企业甚至会因此停产,进而倒闭。今年先是曾经全国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第三的沃特玛,因资金问题停产、员工放假6个月;紧接着南京银隆在建成后被查封,后又被解封,容一电动宣布解散倒闭,猛狮科技财务账户被冻结??而就在几个月前,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也频繁地传出负面消息。而在锂电池板块的100家上市公司中,有42家企业2017年经营现金流为负值。

  资金问题在二手车行业、出行、后市场的维修等行业同样存在。今年上半年,陆续被爆出后市场倒闭的维修、洗车等企业不在少数。这其中既有模式的问题,也有企业管理的问题,当然也与行业本身的景气度有关。而在比拼资金这一关键的过程中,淘汰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这是实打实的较量。不管企业如何强大,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则很可能面临倒闭被资本大鳄吞并的命运。(记者 余娜)

(责任编辑:郭涛)

戈恩.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