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押金事件引反思 共享经济监管将日趋多元化

2018年12月25日 09:22   来源:法制日报   
  连日来,共享单车ofo退还押金难的问题持续发酵。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对此表示,对于ofo小黄车退押难的情况,交通运输部已会同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相关成员单位进行了分析研判和磋商,将督促ofo小黄车公司加快线上退押速度,保持押金存退渠道通畅。
  近年来,共享经济势头迅猛,陷入困境的ofo引发了人们对共享经济发展前景的多重思考。
  可考虑提前介入监管押金使用
  “始终与相关企业保持沟通联系。一方面,支持ofo小黄车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在督促其畅通退押金渠道,优化退押金流程,加快线上退押金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吴春耕说。
  吴春耕还表示,交通运输部始终积极鼓励支持“共享单车”这种交通运输新业态的规范发展。根据监测,目前共享单车行业总体运行平稳,需求保持旺盛的态势,根据初步统计,目前全国每天共享单车的使用量仍然在1000万人次以上。
  随着ofo押金问题持续发酵,一些网友也希望有关部门介入。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认为,有关部门介入与否影响不是很大。有些人认为只要有关部门介入,就能把问题解决、把押金退掉,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共享单车出现押金难退的根本原因在于公司经营遇到了问题,公司出现了营收负债等问题。即便有关部门介入,其负债也不会因此减少。如果用户真的想要退还押金、减少损失,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司法途径,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要求冻结公司资产或者进行破产还债程序”。
  “例如有一千万用户想要退还押金,排名靠前的用户成功退款,但在企业经营困难的状况下,后面的用户可能就无法收回押金,于是通过冻结、破产等程序保护权益。当然,这里的权益得到保护并不意味着把押金全部拿回来,也有可能是199元押金只拿回了9.9元。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不能说有关部门介入后就能拿回全部押金,这要看企业的具体经营状况。”傅蔚冈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押金难退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首先,退押金难涉及人数过于庞大。监管部门在《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中明确要求在15个工作日退还押金,超过15天视为拒绝退还。有关部门依法介入是没有问题的。
  “其次,这件事情也给我们提了个醒,现在采取的措施都是亡羊补牢,出现问题之后采取措施已经有些晚了。以后再遇到类似问题,有关部门可以考虑提前介入。例如,押金是否可以打入政府监管的第三方账号,不能将企业自由资金与押金预付款混为一谈。对于类似市场发展过程中涉及人数较多的问题,应该有一个应急机制,根据具体事件采取不同应对方式。”朱巍说。
  对于ofo押金难退的问题,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建议,对于押金问题,首先要明确共享单车押金退还流程和工作日时间限制,设立专用账户用于押金退还;其次,共享单车平台、公共单车平台与个人征信系统接入,鼓励对于信用系数高的市民免收押金;最关键的是,要规范押金使用,保障资金安全。另外,可以在监管下允许共享单车平台拿押金用于商业投资,但要限制比例。
  多数共享经济平台处于烧钱阶段
  近年来,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发展迅猛,但是如何盈利一直是困扰共享经济发展的一个难题。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共享单车市场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到了真正洗牌的时候。经过残酷的市场厮杀,共享单车从一开始的“百花齐放”到摩拜、哈啰出行、ofo的“三国争霸”,现如今ofo命运难测,共享单车市场形势微妙。
  “共享单车行业的资金问题以及市场策略的失误导致一些单车企业失败。随着资本热潮褪去,共享单车的发展迎来了巨大的挑战。大批共享单车被闲置,同时大批共享单车折旧损坏,导致市场的可使用单车日益缩减,市场不断倒退。而对于共享单车平台来说,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陈礼腾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共享单车企业前期运营基本属于亏损状态,不仅面临极速扩张的要求,而且行业也还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一旦资金周转速度跟不上扩张速度,就会出现资金困难,导致挪用押金等情况出现。此外,还有一些企业即使资金链不紧张,也有可能挪用押金用于其他投资。
  “共享单车能否做到可持续是最大问题。同时,一个令很多人接受不了的模式是收取押金。现在很多共享单车平台都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例如信用分达到多少以上可以免押金。服务好不好关系到用户愿不愿意使用旗下产品,只有让用户满意,营收覆盖支出才会成为可能。”傅蔚冈说。
  除了共享单车之外,共享汽车也面临押金难退问题。
  据媒体报道,近日,大量用户在微博等平台投诉北京一家共享汽车公司,称1500元的共享汽车押金无法正常退还,有用户的退款时间已长达近三个月。
  “共享汽车一般是电动车。共享单车成本较低,至多不过几百元,而共享汽车与无门店的汽车租赁相类似,首先是无门店按照次数租赁的押金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其次是车辆定损也成为问题,传统汽车租赁行业还出现过偷车现象;最后是停车问题,多数消费者愿意使用网约车或者出租车,其中一个很大原因是没有地方停车、停车费高昂等,如果共享汽车的停车费过高,其费用也是问题。共享汽车的前途不好说,影响其发展的因素太多,很难在短期内克服。”傅蔚冈说。
  “虽然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面临同一个问题,就是押金难退,但这并不意味着共享经济到了寒冬。ofo事件反映出的一个问题是,现在的互联网市场过热,有大量泡沫在里面。”朱巍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经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共享经济涉及领域与平台主要有:共享餐饮、共享住宿、共享物流、共享金融、交通出行、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上门服务、二手共享、知识技能、共享医疗。
  陈礼腾总结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的“痛点”包括:
  行业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创新。大部分共享经济平台技术门槛较低,难以形成竞争壁垒,导致前期大量平台涌现,中后期逐步淘汰,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进而导致共享经济行业格局不稳定,也可能加剧恶性竞争现象。
  商业模式不清晰。大部分共享平台尚处于烧钱的发展阶段,运营依靠融资维系,行业竞争混乱,资本负担大。共享经济的行业商业模式不清晰,缺乏多元化盈利。能否从资本“输血”中独立出来,成为共享企业发展的关键。
  资源掌控能力不足。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利用移动通信、物联网等技术对于闲置资源的高效利用。就目前看来,大部分共享经济平台对于资源的运营能力略显不足,反而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多数共享经济平台的资源配置能力有待增强。
  “人们常常觉得共享经济听起来很厉害,但共享不共享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实现有效率、可持续的营收。不是说沾上‘共享’两个字就是先进的。波音的超音速飞机也曾风靡一时,从技术层面毫无疑问是先进的,但是后来不再提供服务的原因就在于亏损。共享经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营收。平台前期投入资金可以理解为吸引更多用户,但是后期依旧无法盈利就是很大的问题了。”傅蔚冈说。
  创新方式构建数字化监管体系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迅速发展,在改变了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问题,对于城市管理、社会治理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傅蔚冈认为,尽管很多人抱怨共享单车随意停放,但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停放标准,例如共享单车停放专区、电子围栏等。汽车刚出现的时候,城市也没有停车场,所以,城市管理方面的问题在几年之内可以解决。
  “地方政府对共享单车是有限量管理的。共享单车野蛮生长时,相应的管理还没有到位,政府限投令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最开始,共享单车企业都在疯狂投放,共享经济特点之一就是并不追求市场总体上的需求量,而是追求相对份额,就是比谁投放的数量多。所以,共享单车企业不会在乎市场承受能力,一直处于过量投放状态。后来,政府限投令促进企业深耕细作,改变最初不限量投放的状态,让服务、品质和安全成为竞争的主要方式。小黄车表面是资金链断裂,但是最根本的原因与无序投放密不可分。所以,以后再遇到这种问题,政府早点介入是有必要的,若是一开始就有限投令,小黄车说不定还能正常经营。”朱巍说。
  朱巍认为,公共资源本身就是给人使用的,公交车、网约车、汽车生产商都是在使用公共资源。不过,共享单车又跟其他企业不一样,乱停乱放耗费大量社会成本,这些成本就不能算是正常的范围了,应该由企业自己来承担。“共享经济发展需要区分其使用公共资源的程度和范围类型到底是什么,不能一概而论,一些需要额外付费,一些不需要”。
  陈礼腾认为,共享单车要想发展,就必须解决信用体系、服务标准问题。应鼓励共享经济企业与政府监管部门共享数据,从而减少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不必要矛盾。此外,借管理共享单车之机,重新编制自行车道规划、完善基础设施也十分有必要。
  “由于地方差异的存在,即使建立全国性的统一规范也无法解决由于地区差异带来的监管问题,治标不治本。要想更加有效的解决问题,还是要依靠相关部门对当地的共享单车市场进行有针对性的制度规范。监管部门需要创新监管方式,善于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高新技术,构建数字化的监管体系。”陈礼腾说。
  “共享单车的发展有很多方式。现在是使用者付费,谁用谁付钱。当然,具体的行业规范还得由商家来制定。作为基本交通工具在市场运营情况下,一般是使用者付费,像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是有政府补贴的非市场运营交通工具,但在经历共享单车信用等一系列问题后,政府不一定会对共享单车进行补贴。也有可能提高使用费用,从一元提高到更多,或者将单次计费改为刷卡计费,或者学习电商实行会员制,将押金变成会员费。总之,解决营收才能实现共享单车可持续性。”傅蔚冈说。
  陈礼腾认为,未来共享经济将呈现几个发展趋势:
  共享经济监管走向包容性与多元化。共享经济作为新兴的经济业态较难与传统的监管模式相匹配,国家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保持包容审慎的态度,其监管向包容性与多元化方向发展。
  技术赋能共享经济。随着移动通信、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成熟,未来将逐渐与共享经济进行融合,提升共享经济平台的输出效率。
  信用将成共享经济“通行证”。信用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将成为共享经济的重要工具,促进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
  平台逐步推展全球化布局。共享经济平台国际化步伐将不断加快。在未来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平台加速全球化布局。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面对巨额资金,在制度规范和监管跟不上的情况下,被有些企业利用成为融资圈钱的渠道,衍生出较大的金融风险,容易造成众多消费者经济损失。此前,广东省消委会对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问题提起了全国第一宗共享单车公益诉讼。此案的胜诉,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对数十万直接相关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更在于通过司法判决,明确界定押金的权属关系,鼓励免押金的服务方式,制止共享单车企业任意支配使用消费者的押金,遏止任何利用互联网业态进行圈钱融资的企图,从而保护共享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使其更长远地惠及社会和广大消费者。”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说。
  “现在有些互联网企业由于背后的资本助推,认为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太考虑主要盈利点在哪儿,没有清晰的商业逻辑,只考虑用户规模,产生的更多是泡沫。ofo给互联网企业提了个醒。”傅蔚冈说。(记者 杜晓 实习生 史欣伟

(责任编辑:王跃跃)

3.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