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降价叠加电商冲击 传统二手车商利润暴跌

2019年01月15日 14:14   来源:证券日报   

  进入2018年以来,尽管有限迁解禁等政策利好加持,但随着单车利润下滑以及线上电商的不断涌入,多地二手车市场近况堪忧。

  有二手车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由于经营问题,目前其所处的二手车品牌卖场内很多二手车商普遍利润惨淡,且正以一年约一家店的速度被清退和洗牌。

  洗牌加剧商家叫苦

  一方面,去年前11个月,我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攀升至127.57万辆,同比增长达11.32%。业内专家为增速鼓与呼的同时普遍认为,二手车市场已步入发展快车道。

  另一方面,从《证券日报》记者的走访情况来看,国内各地无论是品牌专卖店,还是二手车市场,无一例外的车多人少,经营气氛冷清。在采访中,不少商户向记者抱怨去年生意难做,一些畅销的中低端车型销售困难,利润下滑严重。

  有二手车商李经理对记者表示,数据上全国二手车总交易量连年喜人,但落实到单店,二手车商并没有4S店在售车、售后、金融、保险等各个环节的盈利能力,再加上电商挤压,“仅凭单车差价过活,日子自然难过。”

  据李经理介绍,现在二手车平台的销量比例持续升高,已占据约10%的市场,各大平台通过不赚差价的轰炸式营销将更多个人用户吸引至平台卖车。在这种背景下,传统二手车销售利润日渐走低,行业的毛利平仅为3%-5%,“几乎不挣钱”。

  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起,李经理所在的二手车卖场投资人已转让经营权。“听说卖场的前期投资已经用尽,在没有追加投资的情况下,投资人已无力承担月均几十万元的场租费用。”而这已成为曾被一致看好的二手车线下品牌卖场的普遍现状。

  “从去年开始,经营中低端车,规模较小的夫妻店,日子大不如前。”有二手车卖场商户称,尤其去年初二手车电商的大举入市,几轮疯狂抢货过后,车源价格高出许多。同时,电商介入后过去稳赚的中介利润也被鲸吞殆尽。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把价格透明化了”。上述商户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以前的二手车市场上,车商首先会采取各种方式压价收车,之后通过修改里程数、换修问题部位、隐瞒车辆事故等方式低买高卖。“一辆三四成货色的旧车,整备一番后,卖七八成新车的价格是常事,其间差价巨大。”但现在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化、透明化,上述交易的空间和差价都在大幅收窄。

  此外,该商户告诉记者,过去二手车过户费一直是其赖以为继的收入大头,但经过这两年政策不断调整和区域内竞争放开,这项收入同样在大幅下降。“2008年每台车的过户费是1400块,现在已经掉到了300块。”

  在其他成本支出上,众所周知,由于土地价格上涨,二手车市场购地的资金压力陡增,随之导致商户租金成本也居高不下。尤其近年来为了抢车源,多数二手车销售公司都利用金融杠杆做大规模,使得负债率激增,甚至贷款额远高于自有资金。一旦市场下滑,金融机构缩贷停贷,就会出现倒闭潮。

  新车滞销挤压二手市场

  2018年车市寒潮逼人,为稳住市场,整车厂花样翻新,加快了改款频率,并加大降价幅度。集中上市的新车使得中低端的准现车定价一跌再跌,令二手车商们叫苦不迭。

  “半年到一年的准新车,以前是比较紧俏的。但去年下半年大家却不太敢收这种车,新车售价变动太快,准新车价格稳定不住,收车预期不乐观。”弘驿汽车管理公司总经理刘振平表示,下半年贸易关税问题也导致二手车周期压力变大。

  永达汽车二手车事业部总经理卫东则着眼于完整的产业生态的构建。他认为,未来二手车市场会出现非常大的分化,行业要洗牌,企业要转型。据其介绍,公司正独立孵化二手车业务板块,涉及全国零售连锁的商业模式;其次是前沿性业务板块,包括服务主机厂、大的机构和车队,帮助完成产业分析、管理。“这一块未来增速会非常大,也会产生非常稳定的批量二手车业务。”

  卫东的“野心”还不止如此。接下来他将继续联合全国知名的58同城二手车平台,实现各自智慧平台的互联互通,外部进行零售化的拓展和机构车辆的参与,以期保证30%以上的复合增长。

  骏威龙名车董事长兼总经理潘国光则利用“互联网+”手段,对业务进行改造。在他看来,未来二手车发展成本很重要。“我们原来做新车,现在做八年内的车;以前地段租金昂贵,现在选址降本后投入到互联网服务。2019年要生存的话,真正要降低成本,提高科学管理,提高转化率。”

  二手车发展道阻且长

  除了来自市场本身的压力,二手车行业还面临政策层面的三座“大山”:税率、临时产权和限迁。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现行二手车税收政策制定于本世纪初,个人间交易、二手车个体工商户以及小微经纪公司免征增值税;二手车销售公司按照销售价2%缴纳增值税;二手车拍卖企业则按照拍卖成交价的4%缴纳增值税。不同主体之间不同的税率,使得个人间交易和小微经纪公司二手车交易受到鼓励,而公司化运营的二手车销售企业受到制约。

  其次还有临时产权问题。由于二手车没有商品属性,交易需要通过产权变更来完成,对正规企业来说,流通成本大、效率低,运营管理难度大、风险高,导致绝大多数二手车销售企业因而放弃二手车业务或者采取车辆过户到员工名下,资金通过个人账户划转的方式进行销售,导致二手车交易碎片化、实际税基减少、消费者权益保障难。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3月份,我国正式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然而,据采访商户反映,整体情况似乎并不尽如人意。交易区域限制的取消,也不代表车型可以自由迁往各地,具体还是需要看迁入地的排放标准限制。“大部分城市国四排放标准才能外迁出去,也就是目前为止2009或2010年以后的轿车才能到外地购买。”

  此外,有二手车商对记者表示,随着国六标准的执行,旧标准的车辆面临的很可能是被鼓励报废,特别是在一些国六试点城市来说,承受的压力更大。

  令人欣慰的是,今年1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年内将制定出台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其中,二手车及汽车金融方面的刺激措施可望推出,尤其是呼吁多年的二手车税收调整,有望在今年实现。

(责任编辑:姜智文)

2.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