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再遇新金主,贾跃亭的造车梦缘何还有人信?

2019年04月02日 07:52   来源:车壹条 刘磊涛   

  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贾跃亭的造车之路快终结时,这位山西商人又找了一个新的合资伙伴——第九城市(以下简称『九城』)。

  这是一个令汽车圈感到陌生的名字,因为九城的主战场在网游。

  公开资料显示,九城是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之一,主要产品是大型网络数字生活平台——第九城市网站,其最知名的『业绩』是2004年以1300万美金的代价拿下了《魔兽世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也是在这一年,九城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朱骏成为九城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从孙宏斌到许家印再到朱骏,贾跃亭似乎总能找到雪中送碳的人。所以当FF与九城成立合资公司的消息传出后,业内关心的不是FF今后的量产计划,而是为什么还有人能相信贾跃亭?

  一个并不糟糕的技术平台

  事实上,从孙宏斌到许家印再到朱骏,三位商界老手之所以愿意帮助贾跃亭,不是因为贾的人品,而是FF这个项目确实还有点技术含量。

  经过近5年的培育、研发,FF体系在电动车方面确实有些成效。据圈内人透露,在与FF达成合作之前,许家印曾秘密飞往美国实地考察,被老贾花重金买下的仪器设备所『震惊』,所以在贾跃亭声名狼藉之时,许家印毅然决然地拍板投资FF。

  据FF方面的公开资料介绍,截止目前,FF在中国和美国申请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专利已达2000多件,授权专利300多件。这些专利涵盖三电系统、自动驾驶、车联网、生产和制造领域,其中大负载电力输出技术及梯形逆变器率先在美国获得专利。

  换句话说,那些商界大佬之所以愿意跟老贾投钱,也是看到了特斯拉的成功、电动车的未来和FF的『家底』。

  比如,孙宏斌愿意与乐视合作,是看重了乐视旗下包括莫干山在内的地块,不管这些地块是被打造成汽车城还是娱乐城,对地产商而言都具有潜在的商业价值,当然孙宏斌低估了乐视内部的派系斗争和老贾留下的巨额债务。

  再比如许家印,恒大地产要向制造业领域拓展,这是早就定下的企业战略,而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是当前各地方政府最热衷的项目,有了这个项目在手,拿地就突然变得容易起来。对许家印来说,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板上钉钉的事,关键是找谁合作。

  老许也不是一个轻易能被忽悠的人,他看过FF的技术家底,觉得这是一个还不错的项目,但他低估了老贾的烧钱能力,并且对FF觊觎了强烈的控制欲。当然,老贾也不是吃素的,这是他现在手里唯一的底牌,拼得上法庭闹得鱼死网破,也不会把FF拱手相让。

  两个权力欲望都很强的商人,碰撞之后的结果就是不欢而散。

  朱骏:比贾跃亭还贾跃亭

  作为贾会计的第三任『接盘侠』,朱骏是一个让汽车圈陌生、让体育圈、IT圈眼前一亮的名字。

  不少老上海球迷对2007年夏鹿特丹那场港口杯记忆犹新。那次比赛申花0:2输给了利物浦,但这不是比赛的重点,重点是一名身穿16号球员的发福中年男纸,只踢了6分钟就被替换下场,这个人就是当时的申花俱乐部老板——朱骏。

  朱骏的发家史比贾跃亭还传奇。2002年,朱骏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韩国Webzen公司与他创立的九城在香港合资成立九娱互动。韩国最早的全3D网游《奇迹》的中国大陆地区代理权就此落到朱骏手中。短短一年之内,《奇迹》为九城创造了近6亿元人民币收益。朱骏因此淘到第一桶金。

  2007年,朱骏高调接盘已摇摇欲坠的申花。根据autocarweekly披露的信息,彼时朱骏一边和队员下场训练踢球打成一片,一边开始拆东墙补西墙——拆申花以补九城。直至2009年,暴雪与九城彻底决裂时,申花也被『阴阳合同门』踢爆——大部分队员居然是和一家香港公司签约,备案月薪为一万,因而即使起诉也毫无头绪。

  但朱骏的口才,与贾会计相比是有过之而不及的。比如2010年,他曾对外宣布有意用8亿英镑收购豪门利物浦,并信誓旦旦地说,在谈判阶段,收购模式类似于当年的申花与中邦合并??巴拉巴拉巴拉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到底有没有8亿英镑?

  10年后,这一幕似乎又要在FF身上重演。

  根据FF与九城双方的公告显示,FF与九城各占合资公司50%的股份。九城将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金,按照合同约定分期注入,FF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与资源,包括注入中国相关生产基地资产。

  但根据九城2018年中报来看,该公司报告期内的总营收仅为2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33.63%。报道期内净利润为-11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34.09%。

  既然没有钱,那朱骏拿什么与贾会计合作?据业内人士分析,朱骏的计划是,用九城这个在美国上市公司融来的钱来建国内合资公司。但问题的关键是,九城能不能在纳斯达克募集到这部分资金目前还是未知数。

  现在的情况就是:贾跃亭有项目,但缺乏融资途径;朱骏有上市公司可以融资,但是缺项目,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关键是美国的资本市场对这两个超级能讲故事的人还会不会感兴趣。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贾跃亭在美国已经拖欠了大量的供应商款项,目前又在通过售卖美国大楼等资产纾困。一些市场人士认为,贾跃亭的名声在外,已经很难赢得资本市场的信任了,也为这笔融资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朱骏急于融资也是破釜沉舟。据了解,为了维持纳斯达克的上市地位,九城正在拼尽全力。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7年初开始,九城曾多次由于未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最低买价要求和公开持股股票市值要求而被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发出不符合持续上市规定的通知。

  2018年10月9日,第九城市发布公告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转板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纳斯达克股票市场目前分为三个层次: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Nasdaq Global Select Market)、纳斯达克全球市场(Nasdaq Global Market)、纳斯达克资本市场(Nasdaq Capital Market)。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是三个层次中上市门槛最低的,主要用来吸引规模较小、风险较高的企业。

  目前,九城市值仅1.05亿美元,2013年至2017年的五年中,九城已经连续亏损,累计亏损额达18.25亿元。

  现在朱骏和贾跃亭这对性格相似的难兄难弟走到了一起,他们能否用非凡的口才再创『奇迹』?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责任编辑:姜智文)

绝处逢生再遇新金主,贾跃亭的造车梦缘何还有人信?

2019-04-02 07:52 来源:车壹条 刘磊涛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