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信:应有条件放开汽车限购

2019年09月02日 09:13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近期国务院在一份文件中要求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探索逐步放宽或取消汽车限购的措施,以促进汽车消费。这则消息引起了汽车限购城市的人们一阵骚动,但汽车限购是否会就此结束呢?目前来看很难。从国务院的文件中可以看到,限购的解除是有几个关键词的,包括“逐步放宽”和“取消”,以及“探索”。简单来说,这是试验阶段,且这份文件是带有建议性质的文件,约束力并不强。那中国限购的城市是否有意愿呢?北京第一个就说了不,其政府工作员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说北京还是要摇号。

  实际上这不是国家层面第一次要求解除限购令。今年6月6日,国家发改委一则关于稳消费的新政策中也针对汽车提出了类似的要求,比如新能源汽车不再限行限购,而已经限购的地方要取消。要求解除限购令的车型中,也包括对燃油车的数量管制上。但效果如何呢?目前只有广州和深圳部分接纳了这一政策,增加了汽车号牌的供应。其余城市,无一跟进,甚至包括外界认为的根本没有必要限购的贵阳等城市。

  中国汽车市场今年已经连续14个月负增长,且负增长的势头并没有减缓。这种局面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原因之一是购买力下降以及真实需求得不到满足。以北京为例,今年4月的数据显示,北京普通小客车申请个人有效编码接近321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有效编码接近42万个。特大城市的购车需求在百万辆级以上,而在中国有8个省会城市限制了汽车购买,如果解除限购,将释放出至少500万辆的需求,还有可能增加更多需求。

  释放这些需求,会在一定程度上拉动汽车消费,但这并不是呼吁解除限制的根本原因。限购的最大两个理由是城市拥堵和城市污染,从实际效果来看,限购并没有特别大的作用。在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和污染气体的排放上,一些未限购城市(且保有量居前)反而表现好于限购城市。限购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懒政行为,从全球来看,几乎找不到限制购买汽车的国家,因为购买是人应该享有的自由。但政府会在其他环节对汽车使用进行限制,从而缓解交通压力和燃油车带来的城市污染。

  比如,欧洲的主要国家——英国、法国、意大利等,都会收取汽车进入城市的费用,这笔费用会按照汽车的排量来收取,高的一天甚至会达到几百欧元。而伦敦和巴黎市区核心地带区域高昂的停车费也让有车一族望而止步。用车成本的增加,会促使人们在市区选择公共交通方式出行,而到周末他们会开车去郊外自驾游。就中国国内而言,北京曾传言会收取拥堵费,但收取拥堵费的另一面,应该放开限购。今年汽车行业出台了多个促销费的政策,其本意也是希望破除消费障碍,就这点来说,如果能有配套的环节,限行和限购都取消了也无妨。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新出行最发达的国家,在城市,出行可选择的方式很多,网约车、分时租赁、共享单车等也是“长短结合”。在公共交通上,尽管还有不足,但是各个城市也已经发展出了几乎覆盖整个城市的出行网络。对地方政府而言,可以将收取的汽车使用成本投入到城市公共交通的建设中去,由此可以促进城市出行和环境的维护。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能遏制在车牌管制时代因车牌号资源而带来腐败现象。各个城市应该有条件地放开城市汽车限购,这对于城市发展和管理来说,也是尽快走向现代城市和人性化城市的关键一步。

(责任编辑:王跃跃)

王国信:应有条件放开汽车限购

2019-09-02 09:13 来源:经济观察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