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股比是伪命题 对自主意义不大

2014年10月13日 11:20   来源:凤凰汽车   

  现在看来,这项出台于1994年的50:50的股比保护措施,既亘住了“前人”的去路,又羁绊住“后入者”的未来。

  今天,业界对“放开股比”与“坚守股比”的论战,颇有些像当年清教徒与天主教的战争,如同坚信一个“上帝”一样,两派虽然立场不同,但观点一致:坚守OR放开,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

  保护源自双重利益

  “合资”本质上是一种幼稚产业保护政策。幼稚产业保护理论最初于18世纪后半期由美国独立后的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提出,在19世纪中叶由德国的史学派先驱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加以系统化。李斯特认为生产力是决定一国兴衰存亡的关键,而保护民族工业就是保护本国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国家和政府需要作为民族工业发展强有力的后盾,而不是禀承古典学派的自由放任原则。

  事实也证明,合资企业的诞生就是基于这一思想。中国汽车合资企业沿用至今,并被政策固化下来的50:50的股比,是大众和上海在1984年合资合同中最早提出来的。根据李安定老师在《车记》中记载,大众前董事长哈恩博士表示:“股比50:50是基于这样一个考虑,中国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中国,毕竟我们是外来者,很多事情需要中方的配合与合作,50:50是最平等的一个比例,谁也不多,谁也不少,有助于双方的平等交流。”

  当时来讲,50:50的股比确实是最为合适的。首次按从政治环境上来讲,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尚不明朗,处于观望期;其次从市场规模上来讲,以1982年为例,全国轿车加上越野车年产量不足5000辆,不足跨国公司一天的产量;最后从大众的角度来看,是希望中国能充当大众汽车在远东的“桥头堡”,兼具抵御日韩和瞄准美国的“重要据点”。

  而在合资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小插曲:上海和大众的合资企业之所以能够成立,离不开“外汇收支平衡”这一道至关重要的审批门槛,而大众给出的方案就是在上海建立大众发动机厂,产量是国内配套需求的三倍,多余的发动机出口,供应大众其他企业,以此实现外汇回流。

  50:50的股比,无疑成为博弈之后的最优选择。既保证了国家的尊严和更低成本的发展本国汽车产业,又保证了大众“亚太”战略的有序进行。通过上海大众的建立,我们不难发现,当时国家发展合资企业的初衷有两个,第一是产业利益,借助外资,用低成本的发展本国汽车工业;第二就是经济利益,换取经济发展的“宝贵外汇”。

  经济利益>产业利益

  归根结底,产业“保护”的目的还是为了“发展”。

  2004年,中国轿车产量超过200万辆,在决策层的推动下,有关部门才开始转而支持和鼓励自主品牌,自主研发。2007年才终止了外资与合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各类轿车企业得以在一个公平的税负平台上竞争,而2007年国内乘用车市场突破500万辆,自主品牌销量占到近三成。

  2004年以后,决策层对自主品牌的支持,虽然属于战略性决策,但却带有明显的“纠偏”意味。从这个角度上讲,“合资”正在偏离初衷,而转而成为新的“利益集团”。这说明在产业利益和经济利益之间,国家意志抑或强大的利益集团,选择了经济利益,而放弃了“产业利益”。

  自主品牌增速的下降和整体份额的持续降低,让我们希望继续“纠偏”合资,而“股比之争”就是“纠偏”的外在表现。2013年自主品牌乘用车共销售722.20万辆,比上年增长11.4%,不仅不及大盘13.87%的增速,更远落后于乘用车15.71%的增速,同时,自主品牌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40.3%,占有率比上年下降1.6个百分点,继续呈现下降趋势。

  自主品牌的颓势,与合资品牌的强势一样的显而易见。从数据来看,2010年,上汽、一汽、东风和长安的合资品牌销量占比分别达集团总销量的58%、60%、65.5%和30%。而2013年,上汽、一汽、东风和长安的合资品牌销量占比分别达集团总销量的95.4%、87.1%、64%、82.1%。合资品牌强大一分,就意味着利益集团的强顽的进步一分。(林燃)

(责任编辑:郭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