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雷:扎根中国,布局全球 拜腾剑指奔驰奥迪宝马

2017年09月08日 07:2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王跃跃   

  毕福康是全球顶级的工程师,我对营销、品牌比较关注;把我们两个人的优势放在一起,做一个植根中国、面向全球的高端智能电动车,这是可能的。

  长远来讲,我们越来越多的资源会整合在中国,我们已经在南京成立了研发团队;未来,三电系统(电动车的核心技术)会放在南京,全球的核心知识产权部分都会放在中国。我们从头开始就不只是做中国的车型,而是做面向全球的车型,现在第一款车的研发基本完成,这款产品适合中国、美国、欧洲市场。

  我们的品牌和目标非常清晰,要塑造一个新的高档品牌,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奔驰、宝马、奥迪。

  一年多来默默地做着“夯实基础”工作的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 Ltd.(FMC),终于高调了一把。昨日(9月7日),在中外媒体、投资人和未来合作伙伴的密切注视下,FMC正式公布了品牌名称——拜腾(BYTON)。在此之前,FMC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博士(Daniel Kirchert)在北京接受了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等媒体记者的采访并回答了提问。

FMC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博士(Daniel Kirchert)

  戴雷在开场白中介绍,FMC将在上海发布品牌和内饰设计,明年还将在拉斯维加斯CES上第一次展出整车,特别高兴有机会提前和大家交流。

  戴雷首先介绍了公司的优势。他说,FMC相信未来成功的汽车产品必须融合两个领域的优势,一方面要具备很强的传统行业优势,这是我们团队的特点。我们的核心研发团队曾经做过高端电动车比如宝马和特斯拉。另一方面,需要高科技公司的全新思维和思路。对传统大车企来说,智能化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他们的DNA是传统机械工程研发,没有互联网公司的基因,反过来,互联网公司造车也比较难,苹果、谷歌的造车计划都在往后推迟,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最初觉得很容易后来发现很难。所以我们FMC一定要最完美地融合,平衡传统的能力和新的高科技公司的能力。

  戴雷继续介绍,我们的CEO毕福康,是全球顶级的工程师,成功做过宝马i8系列,从投产到上市36个月内完成i8,创造了宝马研发时间最短的纪录,毕福康对电动车是非常有能力的。我主要的时间在中国,对营销、品牌比较关注。把我们两个人的优势放在一起,做一个植根中国、面向全球的高端智能电动车,这是可能的。

  接着,戴雷就FMC的核心管理团队作了较为详细的说明。他说,我们团队国际化程度很高,本土化能力也很强,比如财务、人事、战略、公关,政府关系等都是本土的人才,研发领域主要是来自宝马和特斯拉,设计师团队来自宝马i系列,用户界面团队来自谷歌,团队目前非常稳定,一个人也没有离开。

  谈及核心管理团队,FMC负责对外关系的丁清芬特别强调,整个核心团队和高管团队都是在职业生涯中最好的时候离开的,不是因为在原来的地方做不下去,而是他们做得很好。正是因为有非常强的想把这件事情做成的意愿和热情,他们才会放弃原来非常体面的工作,来到我们这个创业团队里。

  关于全球结构,戴雷介绍,FMC的主要发展在中国。我们已经决定把全球总部放在南京,这里将建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北京有一个负责对外关系的办公室,上海有一个小的设计和营销团队,香港也有一个跟资本市场打交道的小办公室,德国慕尼黑有一个很漂亮的设计研发中心,硅谷专注做用户界面包括无人驾驶软件的工作。长远来讲,我们越来越多的资源会整合在中国,我们已经在南京成立了研发团队;未来,三电系统(电动车的核心技术)会放在南京,全球的核心知识产权部分都会放在中国。

  对于产品,戴雷特别强调,我们从头开始就不只是做中国的车型,而是做面向全球的车型,现在第一款车的研发基本完成,这款产品适合中国、美国、欧洲市场,基本会同步上市,投放时间是2019年年底。

  戴雷继续介绍,高档品牌一定是全球性的,如果只是某一个地方的产品,消费者绝对不会接受这是一个高档品牌。我们之所以花那么多精力和资源进行全球布局,是因为我们觉得塑造全球品牌一定要从头开始同步,下周我们也会同步在美国和欧洲做类似的活动。我们的品牌和目标非常清晰,要塑造一个新的高档品牌,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奔驰、宝马、奥迪。

  随后,戴雷回答了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等媒体记者的提问。

FMC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博士(Daniel Kirchert)

  记者:拜腾是一个全新品牌,竞争对手又是ABB,怎么从全球化布局角度做品牌?

  戴雷:我们有一个优势,就是在慕尼黑和硅谷都已经有办公室和团队,而且团队里有德国、美国、中国人,自然这些区域我们都是很熟悉的。现在虽然我们也没有投入广告,但是对我们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我们有自己的社交平台,通过这些平台我们会开始跟目标群体互动。

  真正塑造品牌应该是等产品有体验、创造好的口碑,所以现在是一个提前阶段,我觉得这个时间段正好,新车未上市之前,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刚好把大家慢慢培养起来。

  记者:传统的车,追求的是按钮不用看就可以熟悉使用。拜腾的屏非常便利,年轻人勇于尝试,怎么说服年龄稍微大一点消费者?

  戴雷:您说得非常对,对很多喜欢某一个品牌或者开了一段时间传统车的人肯定是一个挑战。用户界面设计的确是我们团队最重要的工作,这个系统会让用户使用过程变得非常轻松,比如果你第一次坐进我们的车,系统就会通过语音知道你是第一次开我们的车,它会开启自动说明模式,让你知道这些核心功能在哪里,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关键的是不需要太多说明,现在我们的方向盘里面还会有大概五六个按钮是最核心的功能,菜单设计也非常方便,让你觉得不会有任何问题。

  记者:拜腾的“交互”系统很惊艳,其硬件层面的工艺看起来非常复杂,这会不会提高生产的困难和成本?

  戴雷:首先成本方面,我特别强调平衡,是亲民价格,如果我们做的车最后卖五六十万元,我们就失败了,一定要达到合理成本才会有很好的市场机会。这个大屏、方向盘我们都定下来了,我们会一步一步跟一些战略合作伙伴投入战略合作,现在还不能完全透露。

  我们的供应商有一部分是国际品牌的供应商,原来很多人认为供应商不一定愿意和我们合作,其实不是这样的,很多大供应商非常创新,我个人认为他们有时候比一些整车厂家还创新,所以它也找一些合作机会来展示出它的新技术。

  另外,跟某些外资车企不一样,我们也利用中国供应链优势。在品质质量上不做任何妥协的前提下,我们会大量利用中国本土好的供应商。在我们的供应商中,有50%是中国的本土供应商,另外50%是全球性供应商,但是在中国制造,国产化率达到百分之百。目前我们的成本与目标非常接近,新车的价格完全可以达到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区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跃跃)

  相关阅读:

  戴雷:汽车制造商必须有制造能力,不可能完全外包

(责任编辑:张羽)

27.jpg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