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网对话徐秉金:合资成瘾,何谈汽车强国

2015年03月31日 06:52   来源:中国经济网 黄春棉 杨昕艳   

  合资车型的价格在不断的下探,进一步挤压自主品牌的发展空间,自主品牌向上突破又一再受挫,吸食了数年“合资鸦片”的中国汽车,如果现在还不奋起直追,中国汽车就要沦为跨国公司的附庸!

  “针对汽车行业的管理现状,我统计了一下,涉及多个政府部门,此前称之为‘九龙治水’,现在恐怕有‘十二条龙’,这样能管好汽车吗?”徐秉金说。以汽车产品认证为例,公告认证有49项检测,3C认证有47项检测,其中竟有44项完全一样。多头管理、政出多门的现状,成为实施有效产业管理的最大障碍。

中国经济网本期对话嘉宾——徐秉金

  昨天,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发表了《中经网对话徐秉金:“中国品牌”是无稽之谈》,认为所谓的“中国品牌”,“纯粹是一种商业炒作……还夹带了很多‘假洋鬼子’,这是对自主品牌的弱化,更是一种无稽之谈”,文中首次披露李克强总理关于“汽车产业自主创新发展应予重视”的批示,在业界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今天,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继续深度对话徐秉金,从一位改革开放后,亲历和见证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老先生”眼中,系列解读当下热点话题。

  合资成瘾“吸鸦片” 何谈汽车强国?

  在国内汽车业界,之前就有以“国家战略”为导向,推进汽车产业发展的思路,并一度引发业界颇为激烈的讨论,有反对声音认为“这是计划经济”的思路。此次,中国经济网记者对话徐秉金,貌似旧话重提,但他强调:自主品牌汽车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核心技术是一个“从研发到不断改进提高的动态过程”,由于受制于合资和外资的掌控,自主创新发展“核心技术”取得的成果实在很少。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长城、奇瑞、吉利、比亚迪、沈阳金杯等自主品牌车企慢慢摸索,经过20年左右的发展,到2008年实现了“三分天下有其一”。但近几年来看,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上,自主品牌车企惨淡经营,依靠中低端和小排量车型,维持着将近三成的市场份额。但从2011年以来,外资与合资品牌利用技术和品牌优势,对自主品牌全方位打压,造成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生存环境持续恶化。

  “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了60多年,如今,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生产的汽车数量位列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实的汽车大国,但却不是汽车强国。”徐秉金认为。

  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自主品牌汽车遭遇了销量“十二连降”。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恶果正在显现,2014年全年,自主品牌轿车销量更是一降再降,大集团自主品牌表现乏力,民营车企自主品牌更是在艰难转型。

  “合资车型的价格在不断的下探,进一步挤压自主品牌的发展空间,自主品牌向上突破又一再受挫,吸食了数年‘合资鸦片’的中国汽车,如果现在还不奋起直追,中国汽车就要沦为跨国公司的附庸!”徐秉金感慨地说。

  提升国家战略 打破“九龙治水”困局

  “自主品牌状况堪忧,市场控制权被跨国资本垄断,缺乏科学、稳定、统一的管理。”徐秉金说,“针对汽车行业的管理现状,我统计了一下,涉及多个政府部门,此前称之为‘九龙治水’,现在恐怕有‘十二条龙’,这样能管好汽车吗?”

  在徐秉金看来,就“顶层设计”而言,对汽车具有管理权限的部门繁多,缺乏“总体战略和通盘考虑”,缺少统一的目标和明确的方向,也导致法规、标准时有重叠,甚至互相矛盾,缺乏系统性和可操作性。

  以汽车产品认证为例,公告认证有49项检测,3C认证有47项检测,其中竟有44项完全一样。多头管理、政出多门的现状,成为实施有效产业管理的最大障碍。

  “应旗帜鲜明地把建设汽车强国确立为国家战略,明确以汽车产业为战略突破口,带动制造业全面提升;以研发和掌握世界先进的核心技术,打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主品牌汽车为核心目标,全力培育本土汽车企业,掌控产业布局、结构调整及市场控制权。”徐秉金强调说。

  正是因为立法不准、执法不严,两者相互交织,导致很多原本出发点正确的产业政策和法规无法收到应有的效果。有些政策立法时战略高度不够,前瞻性不足。如商用车排放问题,国四标准前后三次延期实施,累计推迟了4年,而理论上早就必须满足的国三标准,也有很多车实际并未达到。这不仅伤害了国家的公信力,也让汽车污染控制难上加难,更让真正投入减排技术创新和产品开发的企业蒙受损失,丧失信心。

中国经济网记者黄春棉(右)、杨昕艳(左)与徐秉金(中)合影

  中国经济网本期对话嘉宾——徐秉金,曾先后在机械工业部、国家计委、国家经委工作,历任国家计委外事局副局长、国家经委机电局副局长、国家计委工业综合二司副司长、国务院机电产品进口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主任,外经贸部机电产品进出口司司长、部长助理。长期代表国家工业系统参加中美市场准入谈判、GATT(关贸总协定)和WTO(世界贸易组织)谈判,曾担任中国代表团副团长以及GATT和WTO的主要谈判代表。(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春棉 杨昕艳)

(责任编辑:郭涛)

精彩图片
微信图片_20200403074532.png
微博微信